我们以漫游者的身份开始,如今仍在漫游

给BC太太《潜规则》的短评

娇羞地 @Bloody Coraline 一下BC太太

不要让悲伤淹没温柔

一天晚上看到LOFTER上 @萧炑 的长评,于是心里暗搓搓的也想写一下自己的感受。

关于《潜规则》,一开始我是看见标题,还以为是什么N17的文于是很猥琐的点了进去——于是乎就这样我邂逅了这么一篇美好的故事,这就好像你约网友见面心想啊啊见面来一炮之类的,结果迎面袅袅娜娜一位光一样清澈的姑娘走了过来,于是你的心啊一下子就寂静了,于是你遇到一生的所爱。嗯,回想当初,我一直庆幸着自己误打误撞,竟然意外地发现了这么好的一篇文,我本来有成千上万个机会去错失它,可是我没有。

我一直一直,都想看这么一篇文关于两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富可敌国的财产,没有什么拯救世界的使命,没有什么不死不休的反派,更没有什么“天才”、“魔法”,就只有两个普通人,在一日三餐中不经意地结识、靠近,在平淡如水中缱绻深情,在艰难的时世中相互拥抱,在无能为力时一同承担,所以多么幸运我看到这个故事,它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两个人那么渺小那么卑微,可是这样他们在选择勇敢面对前方的时候才有那么感人那么让人心碎的力量。

从对象关系理论分析,我觉得Finch的人际关系风格大概是回避型人际关系风格(avoidant relationship style),其典型特征即很难信任别人,怀疑他人行动动机,害怕做出承诺,不愿意依赖他人——因为他们预期自己将会失望,会遭人抛弃或,被迫分离。

Finch他对于人际关系,特别是自己的人际关系,他确实是持有相当程度的悲观主义情绪的,他一开始就告诉Reese,终有一日,他们会死亡,真的死亡——他预期且认定,他总会遭人抛弃,亦或是被迫分离,这就让Finch在发展一段新的人际关系上,无比艰难。但是,这也正是本文最美妙的地方——

一个图书管理员与一名警察,一个小心翼翼且悲观谨慎,另一个则惯于掩饰敷衍,如果Finch的礼貌是其铠甲——啊突然想起冰与火之歌里珊莎说礼貌是妇人的盔甲来着,Finch的性别属性啊啧啧;那么Reese表面的嬉笑、悠然——啊不知道怎么形容李四平时那样痞痞的“气质”(…)——就是Reese的御于外界的盔甲。

Finch与Reese,两个人都那么孤独那么独特那么别与他人,所以他们两个相互间一点点的接近于熟悉的过程就变得那么不可思议,而太太又把这个过程写的顺理成章,温和而克制,这就让人在少女心爆炸的同时,不至于被狗血浇一头一脸(…)。

虽然说是发展缓慢——第十七章两个人才因为一点小饼干第一次拥抱,第十七章啊——但是其实,在看文的时候,你并不会觉得心急,你并不会在心里叨叨什么快的开车啊眼都被你们闪瞎了之类的强势围观吃瓜群众的呐喊。因为这两个人相互接近的过程,在太太的笔下,真的是无比温情又含蓄,曼妙且美好,像一泉温和的白水,圈圈绕绕地淌过来,然后你的心在你意识到之前,就自己悄儿没声地化了。

世事不易,两个人走过生活中的风风雨雨,到这个地步,都沉淀出一些什么厚重的东西,写文最难的地方就是将这种厚重的底蕴感表现出来,即笔下的人,是有历史的,是活生生的,是经历过漫长岁月最终跋山涉水来到这里的,而在这里,我们读到Finch是怎样慢慢地又收获了一个朋友,而后又是怎样默默地爱上了他;Reese对Finch是怎样由好奇转变为守护、怜惜与爱。

全文出彩的地方有很多,可是我不想做举例分析一类的工作,摘例子出来总让我觉得会破坏你整体阅读时的氛围感与整体性……所以在这里只笼统的谈一下我读这篇文章时的感受吧——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啊……

你的呼吸都轻了……

对,就是这么的温柔且缱绻,细碎而深情。

我不会说:求你了,你读一下这篇文章吧;我也不会说:不读这篇文章是你的损失……这都太无礼了——无论对你还是对这篇文章而言。我只是想说一声:

嘿,这里有一篇文章,它在这里。

 

微微蒙尘,熠熠生辉。